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活滋味

生活遭逢巨變,希望沒給浪潮捲走

 
 
 

日志

 
 

藥店(轉)  

2010-09-11 11:50:26|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轉自群,因為我qq不能登入/出,不能顯示資料 (詳看首頁),無法找出群號,無法宣傳/後補,造成不便,致歉。


鳴謝:分隔線


( 1 )

20世紀30年代的中國一直是處於動盪不安的時代。

南京政府初定,共產黨四處起義,918事變突然爆發。誰也說不定明天還能不能活著,或者是怎麼活著。

此時中國江南的一個叫南汪小鎮上有這麼一家百年老字號藥店,已是這家藥店第5個主人的華括明並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麽。他只是知道自己經營好祖上留給他的產業。雖說到處動亂不堪,但作為買藥的藥店還是能勉強維持下去的。藥畢竟也是「生活用品」,甚至是軍需品。

由於地處江南,離南方的共產黨根據地很近,國民政府盯上了這家老字號。

1日,1小隊士兵突然進了藥店,嚇得藥店里所有人驚慌失措,剛剛接受父親的位子又從未和軍人打過交到的華括明戰戰兢兢滿臉堆著笑容地跑出來:

「軍爺,不知道您來了,怎麼不提前通知1下呢,我好招待1下弟兄們。」

「怎麼說話呢,把我們當什麽了啊?把我們當軍閥了是吧?現在是南京國民政府,我們是過來辦公務的。」領隊的軍官看著天花板得意地囔囔著。

「是是是是是。」

軍官打開一個公文夾:「看來你就是這裡的老闆華括明了。」

「是。」

「華括明聽著,現在政府在大力剿匪,需要大量藥物,經過調查,你們藥店是附近幾個鎮最有實力的,所以政府決定同你合作,這是清單,上面所列出的藥品你務必5天內準備好。」

接過單子的華括明愣住了,「啊?」

「怎麼了。」

「沒,沒,沒什麼。」

華括明把這些士兵送出門,望著他們走了老遠,連街對面的史婉一直盯著自己都沒注意到。

回到店里,妻子問怎麼了。看過訂單才知道,所有藥材的價格都市場最低價,甚至有幾樣是成本價。

「父親一直囑咐不要和官府打交道,可現在他們自己找上門來了……還用政府文件來威逼我,要是不同意那……」

「我們頂多下次不做了就是了。」

結婚幾年了都還沒有孩子的夫妻倆抱著哭了起來。

誰又想得到,緊接著第2次第3次……政府都用公文來威嚇華括明以市場最低價把藥材賣給軍隊。

就這樣一直和軍隊「做生意、,來來往往數年。    


( 2 )

雖說這樣的社會環境生存都困難,但「華仁堂」至少表面上看起來還是好好的,甚至1天比1天好起來了,也許是和政府關係改善了吧。

1937年的一個寒冬,南汪鎮的街上突然出現了1大批日本兵。幾天后幾個日本人來到了「華仁堂」。從來沒這么近地站在日本人旁邊的華括明嚇得腳都發抖,何況這次是找上門來呢。

1個穿著中國服裝帶著日本軍帽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人喊道

「哪個是管事的?」

華括明勾著頭哈了個腰,「是我,太君有什麽吩咐?」

「這是藤井少佐,皇軍有令,所有商業活動繼續,街上的商店保持原樣,但是所有的商業機構明天統一到市場東邊的皇軍司令部登記,領取良民證和經營許可證……」

「是是是是是。」

還沒等華括明抬頭,日本人都轉身出去進了對面1家酒店,前不久還是史婉布店,想到史婉,華括明沉默了許久,站在那一動不動……

第2天司令部外排著長長的隊伍,華括明看到的是排隊的人六神無主地這看看那看看,但又不知道看些什麽,自己也跟著搖頭四處張望,可出來的人卻拿著一個小本本很高興的樣子。

華括明也順利地拿到了所謂的良民證和經營許可證。

日本人來後的「華仁堂」似乎沒什麼變化,只是主人華括明越來越著急,結婚這麼多年了,妻子都從來沒壞過孕,雖說和藥材打了一輩子交到,但這事對於華括明來說還是一片茫然。

1939年的一個夏天,華括明拉了兩馬車藥材朝江西方向去了。中途遇到了日本人,日本人強行沒收了所有藥材。

華括明只得去日本司令部,找日本司令官理論。

 「……君,我可是良民啊。我那兩車藥材是經過登記的,我……我所有的證件都有……」

日本司令官似乎不想說什麽話,只是一直盯著華括明,聽他結結巴巴的說話。

看過這些證件后還給了華括明,並且讓他把藥材都拉了回去,警告他不准往對面的國軍方向運藥材。

這年冬天,華括明外出採購藥材,在一個飯店裏面居然遇到了當年住在自己旁邊的老蘇,後面跟著個4歲左右的娃娃,兩人拖著那被撕的不像樣的褲子罩著無力的雙足在飯店裡四處乞討。

「去去去去去。」

小二哄著要趕他們出去,華括明楞了1下起身拉老蘇坐下一起吃飯。

「他們是我親戚,麻煩幫我來兩副碗筷。」

小二看了一下華括明,「好誒」。

看著老蘇喂飽那小孩子后又自己大口大口的吃,華括明心都碎了。

等他們吃飽后,華括明問道:

「蘇叔,這孩子是?」

「這孩子是我那不像話的兒子的,我孫兒。」

「你們怎麼話都沒留下就全家人離開了南汪鎮啊?」

「這日本人到處殺抗日家屬,我們不走行嗎?」

「史……弟妹和蘇媽哪去了啊?」

「自從兒子在上海陣亡,你蘇媽就一直神志不清,前不久餓死在街上了。史婉早就卷著賣掉的店鋪的錢1個人不知道哪裡去了?現在就丟下我們爺倆等死了。」

「那你們要去哪裡呢?怎麼到這裡來了?」

「家都沒了,我帶著孫兒乞討過來的……」老蘇的話音低了下去。

「小華,從小蘇叔我對你就不錯,你小時候被你爸爸打,還是蘇叔我……那次你餓了還在我家吃飯……蘇叔就求你一件事,你就收下這孩子,這孩子跟著我沒有好下場,說不定明天就……」

畢竟是商人出身,還沒等老蘇說完,華括明就琢磨著:自己一直沒有一個孩子,這孩子又機靈,索性就收下得了。妻子總不會反對。

「這個……這個……好吧,我就把他帶回去,他叫什麽名字呢?」

「名字是他父親取的,叫貢暉。」

華括明接過孩子后,老蘇又加了1句,淚已經無法再流出來了:「這孩子以後就跟著你姓吧,跟著我遲早遭罪」。說吧手也發抖了。

留下了一些錢給老蘇,兩人隨後就分別了。

總算有了后的華括明異常的興奮,雖說不是自己的,但總比沒有好,何況又是以前和自己長大的哥們的兒子,更是史婉的兒子。

( 3 )

不知不覺就到了1945年秋天,這個秋天日本人突然亂了起來,不像以往那樣每天整齊列隊在街上巡邏。

還在外面跑買賣的華括明得知日本人打敗了,投降了。遠在重慶的國民政府不久就要回來,中國8年艱苦抗戰結束了。至少佈告是這樣說的。當時得到這消息華括明就打了個寒顫。

華括明一回到南汪鎮,怎知等待他的是牢獄之災。剛進家門,還沒來得及和華貢暉親熱,幾個頭頂青天白日的中國士兵跑步進來,這身打扮對於華括明來說再熟悉不過了,和國民政府打了這麼多年交到。但是這次就沒那麼客氣了,情況完全變了,當兵的二話沒說,宣佈:

「……在南汪鎮被淪陷的8年間,「華仁堂」和日本人勾結,買賣藥材,華括明和日本人來往密切…….漢奸……」

就這樣華括明被當做漢奸被捕入獄。

妻子托關係,花了不少錢,又帶著兩根金條拎著9歲的華貢暉到監獄把華括明接出來。

慢慢的,人們都忘記了這件事。也沒人提了。

1948年國共已經是大打出手,非得拼個你死我活。國民政府那邊又派人來了,「你這藥材可是軍需品,現在前線吃緊,這個生意是不好做啊,你自己掂量點,別出格了。」

49年的國民政府已經是大勢已去,此時的華括明正在上海,瞭解到上海南京那邊有錢的有權的都往南邊跑了,甚至有的去台灣了。

1個生意上的老朋友勸他:「共產黨打土豪分田地,搶富人家産分給窮人,國民黨遲早就要垮臺,有錢的都去廣州去台灣了,你也一起走吧,晚了船票都買不到。」

「不就是共產黨嗎,我和國民黨打了這麼多年交到,日本人來了我都沒走,還怕共產黨不成……」

幾個月後,南京、上海被共軍攻陷,國軍長江防線也被突破了,整個江南大地已經江山變色。

這一切在華括明看不都還好好的,他也不去關心,也沒興趣關心,因為這一切和他沒什麼關係似的。他最關心的是自己的兒子和祖傳下來的店鋪。


  ( 4 )

新的政權建立了,經歷這麼多世變的華括明早已習慣了這種動盪的年代,可是他又怎麼想得到接下來的將是他從未經歷更是無法想像和無法承受的現實。

這個共產黨政府是在這樣1個很有「氣氛」的時候建立了,廣播不停地為大家打氣鼓勁。街上的人都很有精神的樣子。因為廣播里說大伙從此站起來了。

街上貼了佈告,宣傳隊裏面的喇叭都說政府是極力支持工商業的。華括明心裡琢磨著,都說什麽共產黨打土豪分田地,沒收富人家産給窮人,這不是一切好好的嗎?還支持商業的發展,分明是胡說八道。

沒多久,又來公告了,政府要進行社會主義改造,「華仁堂」被要求公私合營。

華括明1下沒回過神來,什麽叫公私合營呢?我自己好好的藥店爲什麽突然間政府就占了一半,我只能得到其中的一半啊?上面來人解釋說,「這是爲了大局,全國進行社會主義改造,這個實現共產主義的必須過程,我黨是為全局為所有人民著想的,不要因為你一個人耽誤了大家……」

雖說華括明連什麽事共產主義都不知道,但是他覺得既然大家都這樣那就跟大家一起改造吧,反正還有一半,總比全部沒收好,何況已經說了是爲了大家,犧牲點沒關係,人家共產黨爲了整個國家死了這麼多人,這算不了什麽。

「華仁堂」的掌櫃還是華括明,他依然不覺辛苦得1天天過下去。

剛習慣這樣的角色的華括明對接下來的已是無法接受了。政府的人來了,「華老闆,爲了更好的領導全國,更好的發展社會主義經濟,我黨做了決定,「華仁堂」必須增加一名黨代表,全權代表我黨處理藥店的相關事務。」這次華括明已經聽出了其中的厲害,但是又能怎麼樣呢?

黨代表來了,昨天的「華仁堂」老闆已近成了1個員工,他已經說話不算數了。最後連「華仁堂」3個字也不見了,換上的是「南汪國藥店」。

                           

                                                                           ( 5 )

華括明和幾個街上常見的人跪在市場的旁邊的臺上,背著個牌子,「反革命分子」。1位年輕力壯人給他壓上了個馬桶,又飛了一腳給他,倒在地上動不了的華括明被1批批的人吐口水,而那個打他的人正是華貢暉。

「你個反革命分子,和國民黨勾結,又給日本人當漢奸……呸」

「你反對社會主義改造,破壞革命,反對毛主席……呸」

「……和對面的史小婉偷情……」

……

上了年紀的華括明被挨打數次后,在幾千人面前死去了。

每次「活動」華貢暉表現很積極,漸漸的身份似乎提升了,現在做什麽事都沖最前面了。

鎮上已經沒有所謂的個體戶了,都成了「無產階級農民」了,一起出工一起吃飯。

韓家的媳婦兩天都沒來上工,似乎讓大家很是不高興。華貢暉叫囔著衝進韓家,見韓家媳婦臥在床上,「所有的人都下地幹活去了,你還在床上睡覺」,還沒等韓家媳婦做出反應,華一把拉開被子,拖下韓家媳婦,看都沒看直接拖往門口,韓家媳婦大哭,外面的人進來了,都站著,只見床旁邊和韓家媳婦身上都是血,韓家人沖進來了」命好苦啊,懷孕幾個月了……嗚嗚」,旁邊看的人有些也跟著哭了起來,大多數人還是選擇出去了,而華貢暉早就不見蹤影了。

 過後,華貢暉還是華貢暉,他顯得更加神奇,自我覺得自己很有「威信」,覺得很多人怕了他,很聽他話。對於身邊的人,除了村長外,其他的人他還是滿意的。他不滿意村長的地方多了去了,不滿意他每次分派任務,不滿意他到處指指點點,不過這些都能忍受,最讓華貢暉無法容忍的是村裡的每個婦女都和村長「關係」很好,而不是和自己「關係」好。


                                                                 ( 6 )

 一切來得這麼突然,去得也那麼乾脆。

 但是這樣糊裡糊塗的日子還在繼續。

並不傻的華貢暉響應了黨的號召,改革開放啦,他也在街上開了1家雜貨店,似乎什麽東西都賣,一些藥材,一些古董,一些字畫,一些首飾……

然而他從不讓自己的妻子插手店裡的事,連店裡賣什麽東西他的妻子也不知道,只是關心每個月家裡又增加了些經濟來源。

孫子都長大了,自己也年紀大了,可是華貢暉勁力依然不減當年。常常進出一些寡婦家庭。

2010年春天的1個早上,華貢暉床前聚集了幾10人,大大小小,都流著淚,誰也沒想到這位70多歲依然如此健壯的老人毫無跡象地選擇了1個早上離開了人世。

入土那天,7個兒子3個女兒,26個孫兒,1家40多人排著長長的隊伍,浩浩蕩蕩。重複著幾年前華貢暉妻子入土的場景。

1家人給剛過世的老人整理遺物。2孫子華自新在搬開1個老箱子時候,發現下面壓著1個信封,上面有著「華仁堂」3個字,顯然信是被拆開過的,抽出裏面的紙張,還沒看完信,華自新心跳加速了,怕被別人看到,偷偷的把信塞進褲袋里。晚上一個人在房間里打開信件,信紙用的是開藥方的紙,都有「華仁堂」的字樣。

「……欠你的太多了,讓你跟著我一起受苦……一直沒有告訴你的是貢暉是我和史小婉的孩子……「華仁堂」火敗在我手上,我沒臉見……這一生我活的最好的還是日本人來的時候……」

看完這封信,華自新才知道信是自己老爺爺在去世前幾天留給老奶奶的。

這時,自己也想起小學和初中時候,爲什麽同班同學罵自己的爺爺,罵他店裡賣的古董都是文革時候偷了別人的,罵他殺了老爺爺……

華自新再也無法平靜了,從小就疼自己,天天帶自己去買好吃的爺爺怎麼會是這樣1個人呢?

在後來的日子里,華自新故意拐彎抹角向自己的母親打聽一些以前的家事,才知道,爺爺1生壞事做進,現在這麼大的家庭不順利就是當年爺爺文革在廟裡打菩薩雕塑,前人作孽後人受。

藥店(轉) - 西瓜 - 生活滋味

我的留言2010-09-11 10:13:59

我的理解是從3代人的故事反映歷史,提議我們該如何找自己及國家的出路--華括明,營商,面對國軍/日本的競爭,國共內戰。偷情故然不對,但最後給親兒打死,是典型的時代犧牲品,給後代的時代推翻。兒子,華貢暉,不孝,即使以為是養父,毒打致死,但打着正統的旗號姦淫寡婦(看他子孫的數目便明白),把孕婦打至流產,每個都不道德。按中國傳統是大不韙,同時是那個代的醜惡。到這華自新/我們所在的時代,結合祖上的不幸經歷,明白醜惡的歷史。

故事還沒完的,因為我們還年輕,社會不斷改變,從戰爭到和平,我們的祖輩是時代的選擇,無論做對做錯,都不是自願的,要去平反/批判,只是延續上1代的悲劇。今天經濟是好了,但我們應否像華自新一樣,先冷靜理性的思考,到底以前發生什麼事,而不是帶着只要是我爺爺,就不會犯錯,別人都是冤枉他的偏見,不去追尋真相?

同時要反思的是,歷史是殘酷而客觀的,像華貢明威風1輩子,死得高床軟枕,但所有人不敢/不能反抗,都會教育子孫反抗/報復,這用宗教說法叫報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你做壞事,別人不能報復都會害你子孫,所以我們做事不能只想到自己,要多思考道德,不得罪人,認真對待婚育問題,不亂生小孩,姦淫婦女,不要讓後代替我們受罪,不要自己不信宗教,沒道德觀,還要把自己打成神明讓人供奉。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